首页 > 文化 > 日寇的铁壁合围区域是那些 对决场面惊心动魄

日寇的铁壁合围区域是那些 对决场面惊心动魄

发布时间:2017-08-10 16:52:40 来源:www.kkmsj.com
日寇的铁壁合围区域是那些,不惜我者 绝不为我所藏,张灵甫血战日寇实录,抗日传奇之血战到底,落入日寇手中的中国女人,关羽显灵吓死日寇,得而不惜就该死什么意思,对日寇的最后一战,日寇对女性的酷刑,枪林弹雨毙日寇,沦陷后人民抗击日寇侵略,日寇监狱逃离攻略
日寇的铁壁合围区域是那些
日寇的铁壁合围区域是那些

初夏时节,北国群山吐翠,松涛如海。

悬崖峭壁之上的歪脖子树正迎风摇曳,一个身穿白色长裤和深蓝色短袖衬衫的小伙子晃着两条腿坐在上面。只见他头枕双手靠着树干,两眼望着虚空处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白书杰,你又在偷懒吗?”小伙子正在入神处,大树底下不知何时来了一位身穿月白色道袍的中年女道人。不过,她的手中拿的并不是拂尘,而是提着一个大包袱。看她满脸风尘的样子,似乎刚从远处回来。

“啊?师傅回来啦!”小伙子惊叫一声,翻身跳下树来,双手抱拳行礼:“徒儿见过师傅!”

“好啦,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!”女道人摆摆手,然后盘膝坐在地上说道:“你坐下吧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小伙子赶紧盘膝坐在师傅对面,好奇地看着师傅。

“你在我这里已经呆了四年,我也一直没有告诉你自己的来历。至于你,好不容易才从万人坑捡回来一条命,也算是逃脱了东洋人的魔掌,是天大的造化。不过,虽然你没有说什么,我也知道你有自己的志向,不可能跟着我终老山林。”

女道人放下手中的包袱,拍了拍手说道:“杰儿,真的要说起来,我们也算是同路人。不然的话,我也不会让你在这里停留这么长时间,还传授你武艺兵法。现在,你已经十九了,也该让你知道我是谁。”

随着女道人的讲述,白书杰顿时表情丰富起来。

原来,这个女道人竟然大有来头!居然是清末天津义和团首领之一,“红灯照”的创始人、大师姐,黄莲圣母林黑儿

她原本是生于天津南运河上船户人家,幼年就开始跟随父亲练习拳棒,一手梅花镖更是出神入化,杀人于无形!九岁开始跟随父亲在北平、天津、上海等地卖艺,可谓走南闯北,见多识广。

当时正是帝国主义在中国日益扩张横行之时,她二十二岁的时候,丈夫李有因为触犯洋教被捕遭毒打,后病发而死。

1900年义和团运动发展至天津地区,号称“天下第一团”的义和团首领之一张德成,由静海北上天津设总坛,各地百姓望风影从。

此时,寡居六年的林黑儿刚刚二十八岁,对洋教洋人更是恨之入骨。看到四处的义和团风起云涌,于是起而响应。在天津侯家后南运河船上设坛,领导历经各种磨难的青年妇女约二三千人组织“红灯照”,自做“大师姐”,打击在华洋人。

当年六月下旬,八国联军进逼天津,她率众与张德成等联合作战,在老龙头车站及紫竹林等地攻击侵略者。后因清政府对帝国主义妥协投降,乘机夹击义和团,使义军伤亡惨重,张德成身负重伤。

张德成临终之际,把一本梅花拳谱交给林黑儿,让她一定要想办法逃走,并把梅花拳传承下去。此时,义和团已经损失殆尽,红灯照的姐妹们几乎全部与敌人同归于尽,林黑儿身边仅仅剩下九名贴身丫头。

天津沦陷后,她和九名丫头乔装改办潜出山海关,不知所踪。清廷四处发布通告,也没有抓住她。没想到出现在这里。

白书杰看见师傅讲述完毕,沉吟了一下问道:“师傅,跟随您老转战的那几位前辈怎么没有见过啊?”

“杰儿,说来话长。”林黑儿摇摇头说道,“有四人是在当年被清廷追杀的时候战死了,还有五人是在民国九年想解救山东劳工,让东洋鬼子给杀了!”

白书杰低着头,喃喃自语:“民国九年,那就是1920年啊,共产党还没有诞生。到现在也不过是6年时间而已。”

好在林黑儿沉浸在沉痛的思绪中,并没有听见白书杰的自言自语。

“师傅,您老不要伤心,我会给她们报仇雪恨的!”白书杰突然站起身来,双手紧握着拳头,盯着北方说道:“我发誓杀尽小日本鬼子,给她们报仇!”

“杰儿不要为我担心,我并不伤心。”林黑儿抬起头,看着白书杰说道:“我心中只有恨,可惜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,东洋鬼子人多势众,杀不过来的。为师这次出去,先到了千金寨,然后又到了奉天城。东洋鬼子越来越嚣张了,我差点儿就被缠住了脱不了身。”

“哦,还有这种事情?”白书杰可是知道自己的师傅有多大本事的,吃惊地问道:“师傅,您老没受伤吧?这次出去了两个多月,都忙什么啊?”

“也没什么,我不过是出去办了两件事而已。”林黑儿微笑着说道:“今年是你的五位师叔被害六周年,我出去随便宰了五个在煤矿作恶的小鬼子算是祭奠。另外就是为你的事情了。你看——”

林黑儿话音未落,就抓过包袱打开。然后拿出一个皮套,看起来就像一件马甲。不过,外面插了一圈白晃晃的物件。只见她右手一抹,就摸出一枚亮闪闪的,带有五个尖的东西递给白书杰。

白书杰接过来一看,这个物件只有三寸大小,正是自己四年来不断练习的梅花镖!

“喏,杰儿拿去吧,这就是为师专门给你定做的一十八枚亮银梅花镖。”林黑儿把马甲递给白书杰说道:“你今后要多多练习,不然手生了可糟糕。”

“师傅放心,这种保命的手段我才不会掉以轻心!”白书杰左手接过马甲,右手向后一甩,一道白光闪过,二十米开外的一根小指头粗细的树枝被斩断。白书杰身形连闪,就追上梅花镖捏在手中。

“嗯,看来这两个月你没有偷懒,身法有长进。”林黑儿看着白书杰微笑着说道:“不过,仅仅只有这种一针见血的招法还是不够的。双凤齐飞的手法也要多多练习才是。”

“我会记住您老的教诲刻苦练习,争取早日下山报仇!”白书杰把马甲穿在身上,感到非常合身,心中对师傅的感激之情不禁油然而生:“师傅,您老的救命之恩我还没有报答,这些事情又让您老操心了!”

“你胡说什么?”林黑儿摆摆手:“为师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徒儿,这四年多的时间相处,我也知道你是一个正值有为的好孩子,自然对你不会有什么保留。不过,现如今仅仅只有武功还是不够的,所以我还给你准备了另外一件礼物。”

说着,林黑儿双手从包袱中摸出一个小包袱递给白书杰说道:“对于义和团极端排斥洋人的东西,我从来就反对。师夷长技以制夷,那才是可取之道!”

白书杰双手接过包袱,就感到手中一沉。打开包袱一看,竟然是两支湛蓝烤漆,清亮照人的盒子炮!其中一支是二十发弹夹的驳壳枪,又叫做二十响长苗匣子。另一支是十发弹夹的驳壳枪,江湖人称十子连。

白书杰看见这种梦中都想拥有的好东西就在自己手中,心中激动莫名。翻来覆去看着手中的宝贝,脸上满是潮红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。于是赶紧放下手中的包袱,双膝跪倒在地给师傅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。

“起来吧!”林黑儿双手微抬,笑着说道:“这玩意儿我也没有用过,听江湖上说很厉害的。我找了好久,才从奉天警察署弄出来。那里只有这些东西,我都拿回来了,你自己看看吧。”

“师傅,你一个人就敢闯进奉天警察署,真是太厉害了!”白书杰爬起身,抓起驳壳枪说道:“江湖都说是盒子炮,其实就是毛瑟手枪,国内都叫做驳壳枪。可以单发,也可以连发。在五十米范围内,这是极其厉害的家伙。”

给师傅稍作解释,白书杰打开包袱,这才发现除了两支驳壳枪,还有十个已经装满子弹的十发桥形弹夹和四个长弹夹。另外还有五个檀木盒子,打开一看,都是黄澄澄的子弹。每个盒子都是一百五十发子弹,另外还有四十发散弹,共计七百九十发。

白书杰拿起弹夹一看,里面都是满的。又把两支手枪里面的弹夹退出来,发现也是满的。

“师傅啊,您老真是太好了!”白书杰呵呵大笑:“两支手枪,配弹一千发,需要几百块大洋哦!这可是一大笔财富啊!”

林黑儿面容一整,严肃的说道:“这算什么财富啊?一方面是给你保命的,另一方面,就是要你给我多杀洋鬼子!如果今后你敢用这些东西为非作歹,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,我也会找你算账!”

白书杰双膝跪倒在师傅面前,右手食指指天说道:“我白书杰在此立誓:手中的武器,专杀洋鬼子、汉奸和无恶不作的土匪、恶霸!如违此誓,天诛地灭!”

“好了,我相信你,否则也不会专门给你准备这些东西了!”林黑儿搀扶白书杰站起身来,接着说道:“我能教你的,都已经教给你了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。如今正值多事之秋,你今晚收拾一下,明天就下山历练去吧。走的时候就不用再和我告别了,希望你今后多杀洋鬼子,一切平安顺心!”

话说林黑儿说完,毫不犹豫转身离去,然后几个闪身就已经消失不见。

白书杰看着师傅的背影,眼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。只见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重重地磕了九个头,这才低声说道:“师傅,您老放心吧,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!鬼子汉奸们,你们洗干净脖子等着吧,你家大爷马上就来了!”

原来,这个白书杰并不是那个白书杰。他本来是在2009年6月初到香港旅游的,顺便想看看香港保钓协会的出发仪式。谁知道在罗湖口岸附近发生车祸,他乘坐的的士发生爆炸,变成了一个大火球而化为灰烬。

不过,整个车祸过程中,他并没有感到痛苦,只觉得似乎灵魂出窍,又好像是在做梦。等到他再次清醒过来,没想到已经是满天繁星的深夜,浑身剧痛的身子,就躺在一个杂草丛生的山沟里。

他费了好大的劲才爬起来,借着星光朝四周一看,顿时就被吓得魂飞魄散!原来他正坐在一堆尸体上!不错,就是一大堆尸体!眼光所及,到处都是累累白骨!他身下的尸体堆了三层,不下五十具!

这一发现,让他的心脏砰砰乱跳,似乎要跳胸膛才好。好不容易才攒足了一口气,连滚带爬的爬上对面的山坡,钻进一丛杂草之中,就再也坚持不住的晕了过去。

恍惚中,他的脑海里金星乱冒,各种信息翻滚不息。转眼就到了凌晨,白书杰终于再次醒过来,这才知道,原来这具身躯竟然是另外一个人!是出生在辽阳县石场峪村的白书杰,并不是当初在罗湖口岸遭遇车祸的白书杰!

民国十年,也就是1921年。这个白书杰十六岁的时候,东洋人的军队要在辽阳建立守备大队营地,就强制征用他家的地。

父母亲因为不同意搬迁,就被日本人杀害了。他好不容易逃出来以后,又被大把头牟金义手下的小把头周延宽抓进劳工队,并被安排在千金寨煤矿做苦力。

白书杰每天的任务就是拉爬犁,也就是把挖好的煤拉到煤井出口。繁重的体力劳动,每天也只有早晚两顿饭。每顿饭是两个蒜头大小的窝头,窝头的空心里塞了一点儿又苦又咸的萝卜条,那就是下饭菜了,根本吃不饱。

即便这样,那些大把头、小把头还不放手。第一个月上工的时候,有一次白书杰饿得头晕眼花,不小心摔倒,把爬犁上的煤炭弄翻了。这个过程恰巧被周延宽看见,跑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棍棒。

结果到月底结算工钱的时候,白书杰拿到一张白纸,上面写着扣除把头额外“打人费”二角,现场返工费三角,实领工钱一元五角。也就是说,把头打人,还要找被打的劳工收取“打人费”、“处置费”!要说丧尽天良,无出其右者!

白书杰以为这一元五角就是自己的工钱了,没想到刚走出帐房,就看见周延宽抱着一个小纸箱子在那里大声叫喊:“都过来抽签啊,运气好的可以抽到东洋金表、金镏子啊!一块钱一抽,谁都不准放空!”

白书杰找工友打听,才知道这是每个月的惯例。只好随着众人拿出钱来抽签,最后剩下五角钱。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准备睡觉了,周延宽又跑进来大叫:“明天我的三小子满月,每人随份子一块钱,现在交钱!”

白书杰只有五角钱,根本不够随份子。最后没有办法,只好在周延宽写的借条上签字,承认欠周延宽五角钱才算了事。拼死拼活一个月下来,白书杰倒欠下外债五角钱。

更可恨的是,牟金义还往窝头里掺橡子面、烂土豆,窝头也越做越小。白书杰他们进来还不到半年,就已经是骨瘦如柴,走路都摇摇晃晃。

由于人员严重营养不良,再加上居住地阴暗潮湿,常年不见天日和过分拥挤,垃圾粪便到处都是,终于在冬天到来的时候,白书杰所在的棚子里全部病倒。三天后就被抬出去扔在北房头等死。

值得庆幸的是,由于堆死尸的北房头已经堆满了,根本等不到开春以后再统一处理。听到把头们汇报以后,矿上的日本人没有办法,只好叫来大车把这些尸体拖出去,扔到东山沟了事。

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另一个白书杰竟然在这具尸体上死而复生。凭着一股凌烈之气和顽强的意志,白书杰终于爬出了万人坑。然而,大冷的冬天,就凭着身上的一条破麻袋,还是只有等死的份。

就在他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的绝望关头,黄莲圣母林黑儿恰巧路过此处。偶然听见乱石堆里面传来微弱的呼喊声,这才把他背到天华山望仙洞。而后又费尽心力,终于把白书杰从死亡线上拉回来。

经过大半年的调养,白书杰终于恢复了原有的精气神。黄莲圣母征求他的意见以后,正式收他为徒,开始传授梅花拳绝学。

山中无岁月,转眼就是四年。白书杰的三星桩和八卦桩都已经颇有火候,但是他花费心血最多的,还是师傅林黑儿的绝学——梅花镖!已经能够做到三镖齐发,绝不落空。

林黑儿是白书杰来到这个年代见到的第一个人,不要说后来传授技艺,也不说为了给他谋夺兵器以身犯险。就拿救命来说,也是完全意义上的再生父母。尤其是在治伤疗养过程中,林黑儿母性勃发,对白书杰可以说是呵护备至。

正因为如此,听到师傅安排自己下山历练,白书杰心中的眷念与不舍,就不能不让他肝肠寸断。他也知道,师傅之所以决然的转身离去,也是因为这种不舍的情感在内。

如果白书杰不是过来人,如果他不知道中国大地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他就真的有可能下决心留下来陪师傅。所以,白书杰磕头拜别师傅,那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无限感念之情,丝毫做不得假。

“想这么多有什么用?现在已经是1926年了,距离“九一八”仅仅只有不到五年时间。老天爷既然让我再活一回,如果不能多杀几个东倭小矬子,老子也对不起天地祖宗!更对不起师父的一番抚养教化之情!”

白书杰翻来覆去把所有的经过都想了几遍,最后一咬牙:“什么都不要说,试试枪才是正经!不然的话,到了要救命的时候,如果打不响,那就辜负了师傅的期望了!”

收拾好包袱来到悬崖下面一处避风的地方,白书杰双手拧着驳壳枪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稳定了一下心神,抬起右手对着三百米开外的山壁扣动了扳机。

对于中国手枪中的枪王,白书杰当然非常熟悉驳壳枪。无论是机械结构,还是各种性能,都可以信手拈来。但这毕竟是他第一次看见这玩意儿,更是第一次亲自使用,心中一点儿底都没有。

当右手的二十响打出第一个点射的时候,随着啪的一声响起,他就感到右臂猛地一震,整个手枪都差点儿跳了起来掉在地上。至于子弹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。

“他娘的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!”白书杰口中骂了一句,不甘心的放下右手中的二十响,重新拿起十发驳壳枪。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动作要领,这才侧身站立,右手翻腕向下,瞄准身前二十米左右的一棵小树干扣动扳机。

随着一声枪响,小树干晃了一下,白书杰知道自己打中了。有了第一次的成功,他的信心终于回来了。瞄准树干上一个拇指大小的疤痕,一口气打出了弹夹中剩下的九发子弹。然后跑到小树近前一看,九中七!

更换弹夹,白书杰再次体会了一下手中的枪,然后好像回到了前世的边防特训队,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融入到枪里面去了。这种感觉一直维持了将近十分钟,白书杰才对着一根小指头粗细的小树枝扣动扳机。

枪响,枝断!

“人枪合一,如臂使指,这才是打枪的要领!看来不光是后世的枪支,这种要领在任何时候都适用!”白书杰口中嘟囔着,右手不停地的晃动,同时不断扣动扳机。九发子弹打出去,九根小树枝掉下来!

“哈哈哈!神枪手是天生的,枪感是子弹打出来的!前世的感觉终于又回来了!”白书杰非常臭屁的晃了晃手中的驳壳枪,这才重新摸出弹桥装填好弹夹放入包袱中。想了一下,又把二十响抓起来。

这一次仍然从二十米的树干开始,最后才是小树枝。等到九十发子弹被他糟蹋掉,这棵小树已经光秃秃的了。

因为有使用左手飞镖的功底,再加上梅花桩的功力,白书杰的力量、身法自然不用说。他左手使用十发驳壳枪,所面临的困难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艰难。

下一篇: 自制狗粮的做法 30年从未吵过架…这把情人节狗粮我服 上一篇:静悄悄 像早晨一样清白 静悄悄地做人
  • msgxm.com
  • fkkgz.com
  • cmkwt.com
  • www.bmgst.com
  • www.kmihhg.cn
  • www.dayunnet.cn
  • www.kjgtj.com
  • www.twfhm.com
  • fbhfj.com
  • www.mscxm.com
  • www.mhfkb.com
  • cxhjx.com
  • www.msfcd.com
  • www.ajivke.cn
  • www.cjzyh.com
  • fbgdg.com
  • fwxtf.com
  • bfhgy.com
  • www.bxj8.cn
  • fghfm.com
  • www.mhfkf.com
  • www.bfcby.com
  • bczbt.com
  • hbyxaf.cn
  • hsjwk.com
  • mhxmf.com
  • bffxz.com
  • www.wjyhm.com
  • fbsgy.com
  • www.ghjgm.com
  • www.gyjyf.com
  • www.dtfdf.com
  • www.fwgfg.com
  • bfxbg.com
  • www.zxkmz.com
  • www.czzws.com
  • www.bfgjb.com
  • msjwb.com
  • bfdwf.com
  • www.bfcsk.com
  • bytgm.com
  • www.msfwg.com
  • mskbt.com
  • www.bfsfk.com
  • msxgz.com
  • mhgmg.com
  • fcwfd.com
  • www.wywkm.com
  • www.jtxwm.com
  • www.kjygd.com
  • www.mhdfg.com
  • www.danding6.cn
  • www.fxhfj.com
  • www.twhtj.com
  • zfftj.com
  • fbdgb.com
  • www.wywtm.com
  • www.zgt5.cn
  • www.ckbwh.com
  • mttgz.com
  • 和一个不爱的人生活一辈子
  • 刘仲华教授讲解黑茶
  • 马伊琍比文章大几岁
  • 好看听书网有声小说
  • 外蒙对少女私刑极残忍
  • 蒋依依和林妙可合影照
  • 武汉古董古玩鉴定检测
  • 描述金陵十三钗的句子
  • 来世生命及往生净土
  • 丰子恺缘缘堂随笔
  • 绿色养眼荷花壁纸大图
  • 济州岛一周游
  • 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
  • 南京五台山体育馆演出
  • 网红外星人陈山
  • 一张白纸就是我的故乡
  • 成都中产阶级内部踩踏事件
  • 美食密码木桶滋滋锅
  • ac米兰新女队医图片
  • 宁静致远淡泊名利的事例
  • 贾似道的古玩人生
  • 相关文章
    最新文章